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和谐家园

我的嫂子刘荣珍

时间:2018-01-03 11:28:20  来源:绥宁县妇联  作者:陈小珍

    我的嫂子,名叫刘荣珍,是绥宁县长铺镇第二小学的一名高级教师,历年来担任班主任并兼任年级组长、教研组长。

    嫂子看似身型娇小,可小小的身体里却蕴藏着巨大的潜能,做事认真执著利落。嫂子吐露,一直以来,激励她前行向上的是她至爱的丈夫和挚爱的学生。

    嫂子编织的家明净、舒心、温馨,一如她阳光般灿烂的微笑;嫂子培育的学生乖巧、知礼、好学,似一只只快乐的小鸟儿。每天,嫂子乐此不疲地往返于家与校园之间,只为心中的那份执著。

    嫂子从教三十七年来,始终爱岗敬业、关心、爱护学生,深得学生喜爱。“以身作则,无私奉献,不计得失”是嫂子一贯的工作作风。在三十多年里的执教生涯里,嫂子致力培育学生,悉心聆听学生心声,及时了解学龄儿童的心理状态,寓教于乐,寓教于趣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,嫂子任教的班级每学期被评为 “养成教育示范班”,嫂子亦先后被学校、镇、县、市授予“优秀班主任”、“名班主任”、“骨干教师”、“先进个人”、“十佳教师”、“师德师风先进个人”、“邵阳市最美家庭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同事眼里的嫂子,性情温柔、健谈风趣。家庭生活中,嫂子坚强刚毅,承受了很多同龄女性难以承受的压力。都说女人能顶半边天,嫂子撑起的是全家的天。哥哥是绥宁一中的一名教师,因1998年患帕金森、冠心病、高血压等疾病,2009年便已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。十多年来,身患疾病的哥哥全身不停颤抖、四肢无力、行动迟缓,每晚睡觉翻身都得她帮忙,嫂子每天最少时只睡两三个小时的觉,可嫂子从没有过怨言。哥哥因重病在身,不仅已无力打理家务,而且日常生活起居都需嫂子亲自料理,因为他们唯一的儿子远在外地工作。哥哥病情严重时,嫂子每每自己独自面对,实在支撑不住就悄悄跑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啜泣,擦干眼泪,再微笑安慰病痛的哥哥。哥哥的病,每年都要住院一段时间。如:2015年秋季,哥哥发病住进医院,嫂子也没向学校声张,只是自己默默地忙碌。嫂子从没有因为家庭的特殊困难情况而影响教学工作。

  嫂子说,日子苦点、累点挺一挺也就过去了,只是心痛遗憾内疚却难以摆脱!2004年,我父亲及嫂子的父亲、母亲不幸相继患重病病危。期间,嫂子为了不影响所教班级孩子们的学习,她硬是只到周末才去乡下老家探望。每次看到病床上饱受病痛折磨的亲人,嫂子都心如刀割,真想就此留下陪伴他们,照顾他们,但想到教室里几十双渴望知识的眼睛,最后只好含泪返回学校。2004年6月30日凌晨4点半,嫂子接到了母亲病逝电话时,当即身体踉跄,但稍稍立稳,仍坚持到校把学生的早餐分好,把班级工作安排好,直到办好请假手续才匆匆往家赶。2004年6月30日至7月29日,三位爱她疼她的老人相继离世,她含泪送别老人,又毅然地投入教学工作。去年农历6月14日傍晚,我们83岁高龄的母亲不慎摔倒导致胯骨骨折,生活不能自理,大小便都要家人料理。好在事发时适逢暑假,嫂子一接到电话,就第一时间搀扶哥哥回到老家红岩镇的泡桐村看望母亲。母亲就哥哥一个儿子,哥哥疾病在身,照顾母亲的责任只能由嫂子与我们姐妹共同承担。那些日子,一边是疾病在身的哥哥,一边是抚养我们长大重伤卧床的母亲,幸好有嫂子与我们姐妹同在,煮饭炒菜、给母亲擦澡、翻身、端屎端尿、洗衣······嫂子与我们姐妹一个个忙得就像转动停不下的陀螺。洗漱时,嫂子看着镜中自己憔悴的脸色及头上突生的根根白发,再转身看到哥哥、母亲及我们姐妹愉悦的笑容,嫂子欣慰地笑了。嫂子与我们姐妹和谐相处、爱心照顾哥哥,孝心侍奉母亲的言行,一度在邻里传为佳话。

  豁达开朗的嫂子用她娇小孱弱的肩膀担着事业、家庭走过风雨,走过疼。教学工作中,嫂子把满腔热忱和无私的师爱洒在教育的热土上;生活里,嫂子担着全家人的健康与和谐,她给哥哥和侄子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,给哥哥支撑起了一片希望的蓝天,用她独有的母性和慈爱经营着自己普普通通但又并不一般的家。